神经质的人,须用这一方!

百草居2022-04-22  64

虚郁寒湿   抑肝散达木运土


惊痉搐啮   双钩藤平肝息亢

翻出二十多年前的一本《临证日志》,记有当时在病房、门诊的病案数十则。浏览之余,亦觉可观,如用到“抑肝散”,竟有数案。

 

庞记者,男,44岁,某报社社长。偏头痛,失眠,两胁作痛隐隐,脘胀;口苦,乏味,纳少,大便偏溏;肢软、乏力;脉沉细弦,舌暗略红,苔黄腻于中,“乙肝”病史。


余与庞相识多年,知其性情多郁多虑,前些年又屡不胜酒力伤肝败胃,加之为“乙肝”病毒缠绵,四处求医,苦寒伤脾助湿,弄得颜面晦黄,疲惫不堪。


其偏头痛、失眠、胁痛、口苦,皆是肝郁经气不和;脘胀、乏味、纳少、便溏,已是脾湿伤及阳气,不堪运化;脉沉细弦已露肝郁至于肝脾阳虚之端倪,舌暗略红,乃湿毒有入于血分伤阴之兆,黄腻苔,为湿热缠绵不解之象。

疏肝解郁,健脾祛湿,鼓舞肝脾阳气,兼化解湿毒。乃用抑肝散变通(柴胡  当归  川芎  钩藤  炒白术  法夏  炙甘草  炒枳壳  苡米  郁金  虎杖  茯苓  防风


四剂后,感觉周体较前轻松,知味能食,夜能入寐,大便或干或稀,黄苔退而微腻。前方去芍,加苍术、粉葛。


其后,守抑肝散加味方,随证少作增损,服至三周,自觉精神大好,食寐复常,告愈而恢复工作云。


杨某,退休女教师,体质瘦弱,中年丧子,老伴罹病,长年沉溺忧虑困窘之中。既往有高血压、冠心病、贫血、胃下垂、神经衰弱、慢性肝炎、胆囊炎等,症状千变万化,此起彼伏,严重时达旦不寐,晕眩心悸,不能站立。此番因进不易消化食物,发生脘胁胀满、隐痛。脉弦细,舌瘦而嫩,苔厚腻微黄。


此案究一般而言,消食化滞即可。然以其瘦弱之体,多病之质,多变之症,不可不明察脉证,谨守病机。脘胁之胀痛、脉弦、苔厚腻微黄,看似肝胃气滞,却不可忽略久病肝郁阴血亏虚,脾虚失运之内在,体瘦弱、脉细、舌瘦而嫩是证。


因思冉雪峰老“病既复杂,治易犹疑。因疑生悟则可,因疑致误则不可。”(《冉雪峰医案》霍乱四)

 

拟抑肝散加味柴胡  钩藤  当归  川芎  白术  茯苓  法夏  郁金  香附  白芍 枳壳 炙女贞  炙甘草  陈皮


服方后,舒气排便,脘胁痛胀得缓。三剂尽,痛胀悉除,知饥能纳,脉象渐平和,黄腻苔亦退。前方每服三分之二量,再三剂,精神、睡眠好转,能下床活动,言谈家常,一如平时。


光先生,“眩晕”逢春而发,时呕痰涎,腹胀少食,心中懊烦,夜寐不安,脉弦苔白腻。以抑肝散加泽泻散白蒺藜、白薇,三剂而愈。


苏老,高血压、冠心病、胆结石、前列腺增生病史。昏眩、咳嗽,咳引胁下痛,胸脘满闷,痰黄稠,舌尖偏红,苔黄腻,脉弦滑。予金水六君煎合止嗽散,咳减而昏晕、胁下痛依然,口苦,即以抑肝散加郁金、香附、鸡内金,合自拟胆心黄龙丹(丹参  胆南星  生蒲黄  地龙),三剂痛缓,昏、咳亦减,五剂自觉轻松,饮食睡眠恢复常态,谈笑自如。


黎某,中年干部,常年因升迁不遂而困扰忧郁,罹病“乙肝”,多年服用抗病毒药物,门诊住院药用如每日三餐,须臾不断。脉弦尤细,舌胖,底色呈紫绛,苔薄黄而晦腻。胁痛腹胀,口苦少纳,少寐梦扰。与抑肝散加二至、一贯煎、木瓜、山药、虎杖等,服半月,胁痛胀满渐第缓减,食饮睡眠逐步好转,嘱其删繁就简,少药调食,以“薯蓣丸”制水蜜丸维持。
        

初识“抑肝散”,是在《岳美中医案集》中看到“加味抑肝散治疗慢性肝炎”一则,岳老每以肝炎久不愈,功能不正常,胁痛脘闷,肝稍肿大而投用。


长期运用此方,余理解,其阐病机,大体为肝郁阳虚,脾虚寒湿;概括病证,则以肝病久不愈、脉弦苔白、胁痛脘胀为特征。岳老从历代抑肝散源流中摘出“木乘土”之病机,脱颖而出,用于慢性肝病,尤看重“抑肝散以川芎易白芍,化解肝郁之作用。”可谓别开生面。


《保婴撮要·肝脏》论抑肝散治肝经虚热发搐,或痰热切牙,或惊悸寒热,或木乘土而呕吐痰涎,腹胀少食,睡卧不安。


《保婴撮要·痉证》发痉之症,…若小儿…因惊目直呵欠,项强顿闷,属肝经实热,用抑肝散。


其中“发搐”、“切牙”、“惊悸”、“睡卧不安”、“发痉”、“惊目”、“项强顿闷”等,则突出小儿肝经虚热生风的特点,而“腹胀少食,呕吐痰涎”则揭示脾虚痰湿的一面。


其后,《小儿药证直诀》注,《证治准绳·幼科·肝脏部》等,皆沿袭了《保婴撮要》肝虚生风,脾虚痰湿的病机病证要点。


日本汉方学派,崇尚方证论。


如矢数道明一案中,按“投给目标为自心下部起的任脉挛急及动悸”一案,则以“睡梦中咬牙得厉害”用之。 一案又以“腹部左脐上部动悸亢进”、“胸内不安感”、“沉闷、郁抑”为特点用之。其他还有癔病、斜颈案,皆有腹脐动悸、腹肌紧张的特点。


大塚敬节一案,以“发怒”、“震颤发抖不休”为识证要点。另一案则为“小儿习惯性抽动症”,眨眼、歪鼻、鸣叫、腹肌紧张为特点。还有“以强度发痫,情绪不佳为目标”的。


一如岳美中老引用大塚方解“方中钩藤,乃镇痉药,能平肝木,治手脚拘挛;当归能润肝血;川芎能疏通肝血,与柴胡、甘草、钩藤配伍,能缓解肝气亢进。”


钩藤,是抑肝散一个亮点。《别录》:主小儿寒热,十二惊痫。《甄权》:小儿惊啼瘛瘲热壅,客忤胎风。《纲目》:大人头旋目眩,平肝风,除心热。


余以为,各案都有“诸风掉弦”的特点,木亢生风的表象。


抑肝散的临证运用,窃以为:


在病机方面,当谨守肝郁阳虚,脾虚寒湿(土乘木);


在病证方面,则广泛适用于郁、怒、躁烦、晕眩、搐、痉、颤、切齿、腹硬动悸等;


在临证特点上,则以郁结、痉挛、眩冒为突出。


病人特点上,本方所使用之人多神经比较敏感(神经质),易受外界环境的影响。比如对他人的话过于较真,容易浮想联翩;或者中医讲的过敏体质者;等等。本方所使用之人多性情易怒,性情急躁,容易处于兴奋状态,容易失眠不寐。


因此,不仅在慢性肝病、神经衰弱、忧虑郁结等方面可随证辨证而用,在心脑血管、小儿抽动症、佝偻病、癔病、癫痫、脏躁、诸方面,亦可借鉴施用。  

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:https://www.yixueshe.com/read-1631.html

最新回复(0)